3721配资信息网3721配资信息网

3721配资信息网
及时、丰富的股票信息资讯综合网站!!

相互保出师一月身先死 信美人寿复制余额宝模式终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顶部
 
“生于2018年10月,卒于2018年11月。”墓碑上的镌刻醒目到刺眼。
仅仅一个多月时间,从当初的万众瞩目到沦为被诸多同业——他们也被形容成讨厌改革的固步自封者——讨伐的对象,并最终自行了结。这就是蚂蚁金服与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下称信美人寿)携手推出的“相互保”短暂一生。
11月27日,信美人寿发布公告称,近期监管部门对该公司进行了约谈,要求不能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名义继续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据悉,监管部门指其涉嫌三个问题:一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费率;二是销售过程中存在误导性宣传;三是信息披露不充分。
“从一开始就违反《保险法》,不存在传统保险公司打压告状的问题。”一家要求匿名的保险公司高管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同一日上午,支付宝官方微博也同步再通知,从2018年11月27日中午12点起,“相互保”将升级为“相互宝”。信美人寿未来不能再以“相互保”的名义继续销售其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从“保”到“宝”,一字之差,是改头换面还是大相径庭?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无论是蚂蚁金服还是支付宝,无疑都想通过信美人寿复制余额宝之于天弘基金的逆袭之路,但有时可一而不可再。“所谓奇迹,意味着极低概率和极难复制性。”该人士称。
Wind数据显示,2012年末,天弘基金公募管理规模仅为99.5亿元,但随着2013年6月余额宝对接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仅该年底,其规模激增19倍至1903.76亿元,至2014年末凭借5897.97亿元规模一举超越业界多年冠军华夏基金成为公募基金业新科状元。2018年一季度,天弘基金依仗余额宝的无往不利管理峰值来到16891.85亿元。即便至三季度末已降至13232.12亿元,仍较第二名的易方达基金领先一倍有余。
上述人士表示:“余额宝的成功,既有产品创新、金融科技辅助的必然原因,也不能排除特殊时间段中监管层包容乃至同业对手反应迟缓的作用。问题是,信美人寿很难在当前环境下再来一次了。”
成立年余信美持续亏损
信美人寿成立于2017年5月11日,初始运营资金为人民币1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杨帆,是由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蚂蚁金服)、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弘基金)、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金鼎兴投资)、成都佳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汤臣倍健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腾邦国际商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新国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远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创联中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作为主要发起会员,杨帆、胡晗等1460余名自然人作为一般发起会员共同出资组建的相互保险社。
从股权结构可以看出,蚂蚁金服是信美人寿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4.5%,同时,天弘基金、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位列第二、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4%、10%。某种意义上,信美人寿亦是阿里系介入保险行业的主阵地。
业界一般认为,在经营方面所谓相互保险拥有三大优势:一是投保人和保险人利益一致,能够较好地实现以客户利益为中心,并由客户参与管理,从而有效避免保险人不当经营和被保险人欺诈所导致的道德风险;二是展业费用较低,核灾定损准确度较高,可有效降低经营成本,为会员提供更经济的保险服务;三是由于没有股东盈利压力,其资产和盈余均用于被保险人的福利和保障,可以发展有利于被保险人长期利益的险种。当然,保险人主体的缺位和模糊化,也是其最大的短板。
在市场看来,信美人寿试图凭借相互保破局,与其成立以来业绩表现萧条有莫大关系。
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当季度信美人寿实现净利润计-0.33亿元,相较二季度末的-0.24亿元,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37.5%。同时,在今年一季度,信美人寿的净利润为0.27亿元。而截至前三季度,该公司却已累计亏损0.84亿元。
2017年年报则显示,当年信美人寿净利润为-1.69亿元。以此计算,截至目前,该公司累计亏损额为2.53亿元
从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可见,该公司的业务现金流、资产现金流、筹资现金流、净现金流分别为0.88亿元、-1.16亿元、0.29亿元、90.25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压力情景下,该公司已预计未来几个季度的净现金流仍将为负。
信美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解释称,预期未来业务有一定增长,并且优质资产覆盖率较高,可变现资产可以弥补在某些特定情景的现金流缺口,因此认为目前阶段现金流风险不大。
同时,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762.54%,和上季度末的946.51%相比,下降了183.97个百分点。
相互保的诞生与改头换面
无论是业绩表现还是经营状况,如果没有互金大佬蚂蚁金服“站台”,这家成立不过一年之久的保险公司很难获得关注度。
然而,阿里系导流的威力以及余额宝成功的样板终究显现威力。10月16日,支付宝蚂蚁保险平台携手信美相互推出“蚂蚁相互保”。相关统计显示,该产品上线仅一月时间,参与人数便高达1800万人次。
这一次,也再不会有人甘当看客。11月13日,同为互联网巨头的京东金融(已改名为京东数科)宣布,其已联合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上线“京东互保”。
就在市场追捧声中,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却开始流传——业内旗手级险企专程为此派员赴京与监管层沟通。
急刹车终于还是来了。先是“京东互保”被紧急叫停。之后的11月27日,信美人寿也发布公告承认,监管部门对其进行了约谈,并自2018年11月27日12时起,《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不再对接“相互保”。
同一天,支付宝也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相互宝”不再由信美人寿承保,而是一款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但新计划将保留用户的原有权益。
据了解,改头换面的相互宝自称对服务进行了三点优化:一是每位用户在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的总分摊金额不超过188元,如有多出部分全部由蚂蚁金服承担;二是管理费将从原来的10%下降到8%;三是未来如果相互宝的参与人数低于330万,计划也不会立刻解散,会继续为用户提供一年的大病保障。
规避准备金此保非彼保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背后到底蕴含着什么逻辑?“相互保”产品又存在哪些问题?
仅从条款上来看,“相互保”所保障的100种大病,并无轻症,同时要求成员年满60周岁就退出及机制终止,这和市面上的保险产品相比没有明显优势。
据悉,该产品虽然宣称为“团体重症疾病保险”,但在实际运作时却可能存在报行不一的问题。因为团体保险是由特定团体签单、统一缴费,而特定团体是指法人、非法人组织以及其他不以购买保险为目的而组成的团体。
另外从运作模式来看,有业内人士表示,蚂蚁相互保运作模式类似于轻松筹、水滴筹以及抗癌公社等网络互助模式,只是借助于网络平台。在出单形式上,则由相互保险社承保。而从理论上来说,普通寿险公司亦能作为承接方。
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魏迎宁则认为,原有的“相互保”带有保险和互助双重属性,形式上是保险、实质上是互助,“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
业内人士指出,一般商业性保险公司均采用投保人事先支付保费,保险公司提取准备金,公司管理保险资金,应用保险资金投资。股东需要投入资本对风险进行兜底。所以,一般保险公司都承担风险,而信美人寿则把未来不确定的保障风险通过规则令全体参保人员承担,不需要提存业务准备金。“相互保”本质上并非保险。
颇有意味的是,对于准备金提存的规避,同样也是余额宝崛起后众多基金公司认为“不公平”的重要原因。
相互保产品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备受热捧,首先源于支付宝平台本就拥有着巨大的流量,而且从保费上来看,和传统保险产品相比“性价比”显得更高。此外,公众的保险需求日益旺盛,但是该买什么产品却成为难点。而相互保有大平台作为依托,叠加几乎零保费便可以获得保障的机制,很容易取得公众的信任。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相互保”虽不同于传统的保险商业模式,但将科技与互助的保险机制结合起来也是一种创新。其一诞生虽然触碰到监管红线而夭折,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公众保险意识的提升。
赞一下
3721配资信息网
上一篇: 创金合信连续踩雷 机构疯狂出逃迷你基金还比规
下一篇: 大股东精准施救 助坚瑞沃能化险为夷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隐藏边栏